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作文无忧(Zw51.cn),好作文上作文无忧!
热搜: 作文  800字  写人作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初中作文 > 初二年级作文 > 小说 >

江枫余火对愁眠

2017-11-20 14:45 [小说] 无忧作文 网络整理 浏览:

  我蜷缩在勉强称为被子的破烂棉絮中粗糙的沙砾藏在睫毛里目光所及的天空与干涸灰黄的土地相融只有一轮被恐慌浇灌的圆日红的烧了一绺云风生硬的砸在脸上添了几道伤痕我麻木的听着父亲与那光头胖子软磨硬泡着

  “火儿这玉你拿着好好活着”

  胖子赶着车颤悠悠的向东边走去狭隘的小道两旁是无边无际的荒草被烈日与昏风吹成了枯杆隔绝了所有人的视线不知道是谁低低的嘟囔着听不懂的方言我折了根枯草衔在嘴里随着板车颠簸

  ————

  这大概是这家的管家稀疏的白胡子微微翘着说话走路都佝偻着手里握着的烟袋锈迹斑驳

  我是幸运的因为枯瘦的身材和年纪被舞厅的妈咪嫌弃只能卖给这户人家做了他们少爷的丫鬟

  穿过长长的走廊老管家在一扇门前恭敬的低下头

  雕刻着花鸟的木门吱呀着打开一张好看的眉眼温柔的露了出来少年穿着西服眼睛里像落满了江南水面上的波光般只看一眼便让人不由自主的低下头

  “我有名字我叫余火江枫渔火对愁眠”

  “那你知道吗我叫江枫”

  母亲在怀我时曾去过一次寒山寺

  河边的石桥下绽着荷花锦鲤在其间摇曳青石板上立着一个穿着洋装的女人眸子深邃如海朦胧的月光温柔的倾下一片淡海纸伞遮拦里母亲忘了呼吸瞳孔充斥着女人眼角的万千风情

  “若是男孩就结为兄弟若为女孩就结为夫妻”

  只因那令母亲惊艳的女人有个儿子叫江枫

  我套上粗布衫扎上两个辫子乖顺的跟在江枫身后陪他共饮春溪水隔窗共看半圆月在他夜深熟睡时我吹灭暗红的蜡烛在心底轻声对他说

  直到某天玉佩的红绳发旧断裂掉在了江枫的脚边

  “母亲在过世前告诉过我没想到是你余火”

  ————

  男人大概刚过四十眉眼之间满是疲惫老管家站在一旁替他捏肩不断的埋怨男人不知道注意身体絮絮叨叨的却不令人生厌

  在旱灾来临之后神父就离开了他留下的圣经也被我丢在了那片干涸绝望的土地

  男人示意我坐下桌子上横着一局残棋走错一步即满盘皆输我垂眸在短暂的沉默里动了棋

  “江枫就拜托你了他还是不知事的孩子般这里兵荒马乱我会安排你们去外面这也是他母亲的意思”

  我恭敬的磕了三个头

  离开那天的天空是洗过般的蓝海面上不断有着斑驳的银光风温柔的吻我的裙角江枫与老管家他们依依不舍的告别他穿着大衣将我裹在怀里在我耳边呢喃娇言细语我迎着风闭上眼睛吻上了江枫的唇

  “余火好好过活着”

  当我在沙滩醒来时江枫塞给我的东西静静躺在我的手心那是两块儿玉佩在喷薄的阳光与泪水里清脆的响着

初二:韩小一

  逃荒途里一个姑娘换五升小米父亲就真的把我送上了那辆挤满了灰蒙蒙女孩的板车她们低着头不说话黑漆漆的眼睛里倒映着远处枯树上红眼睛的乌鸦悲哀在空气里打着颤伴随着几声低低的抽泣

  粗糙的指腹抚过玉佩依旧能感受到那丝丝缕缕的凉气余晖洒在一角流淌着温润的光泽在我掌心越发剔透我把玉佩往怀里塞了塞又不放心的拍了拍胸脯才倚在板车一角木然的与父亲道别他正拿着那五升小米用破洞的铁锅熬着粥母亲歪在一旁发丝黏在脖颈她最钟爱的旗袍现在裹成一团成了枕头逃荒啊真能逼疯一家人

  在兵荒马乱里我成了一叶孤舟随着昏天黑地的沙砾枯草被一辆板车拉向望不尽的远方

  “你去里面洗个澡换身衣裳一会儿我带你去见少爷”

  我低头应了声一件淡青色的粗布衫便递给了我

  在蒸腾的氤氲里我狠狠搓了搓粗糙的肌肤眼泪打了个转便吻着脸颊落进浴盆激起了一片水雾隔绝了那片焦裂的黄土和那个愁眉苦脸的男人

  “少爷这是您的丫鬟您看看给取个名儿”

  “你叫羡鱼怎样我倒是刚刚悟出来的”

  老管家狠狠的捏了我一把喉咙里发出不轻不重的咳嗽而那少年倒是目光明亮了几分笑盈盈的凑近几步对我说

  ————

  是父亲说什么意境乘着小舟在那里逗留了几天看远处小镇燃放的烟火与波澜里斑驳的月光在竹影绰绰里低声诵念佛经

  体弱多病的母亲第一次与一个陌生人把酒言欢在离开时女人把一块儿玉佩塞给母亲

  青烟笼罩湖面女人裹了裹披肩沿着生了青苔的青石板缓缓远行母亲低头看着手里温润剔透的玉佩从了女人的话在心底唤我余火

  我本想可能余生就要和这个刚谋面的少年同床共枕可老管家咳嗽着断断续续的告诉我夫人早在四年前烟消玉陨从未告诉过任何人在寒山寺结交挚友的事我给老管家倒了杯热茶茶叶在沸水里蒸腾冒出涩人清香

  “喂你知道吗我差点成为你未来的妻子”

  他弯下腰去黑色的发丝在雾里雾气的冬天越发柔顺的贴在额头他轻轻揣摩着从枕头下摸出一块儿一模一样的玉佩两块儿玉佩在空气里相遇发出清脆的声响

  他将额头轻轻放在我的肩上磨蹭院子里的腊梅忽然开了金色的花蕊染着白雪暖意从眼底淌进心里滋生一片莫名情绪

  “你识字吗”

  “自是会的家父令我熟背四书五经洋文也由故乡的神父教了一点”

  “陪我下盘棋吧”

  良久男人哑然失笑抚了抚我的头顶说

  “好的父亲”

  ————

  这艘船没有想象中的牢固在夜半忽然骤起的风暴里它成了万千碎片所有人争先恐后的挤上救生艇尖叫与哭泣成了分离的前奏曲我握着江枫的手冰凉且微微颤抖我不由得跟着面色苍白起来

  他用力的吻了吻我什么冰凉的东西被他塞进我的衣领在天旋地转里江枫把我推上了救生艇他坐在破碎的甲板上点了一根烟我听不见世界上任何的声音只在他平静的目光里看着巨轮哀鸣着坠入深海在汹涌的波浪里再无声息

(编辑:admin)

网友评论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